睡眠不够大脑洞放不下

这里是禾安。
文风淡漠,画风清奇。
希望能让你看得开心w
张佳乐是男神。
想成为张新杰那样的人。

全职cp杂食,唯双鬼不逆不拆。
关于新杰的cp,只要是甜的都吃。

腐|固执的原则君|对特定事物求知欲旺盛|二次元|本命多|黑执事Free是神作|《不疯魔不成活》|红蓝18|爱猫|环保是本心|不混圈。

《400日贺文》by:禾安

存一下。

韩文清稀缺联盟:

联盟自2016年7月22日建立起,至今400天整。


感谢现在和以前的成员,也感谢之前合作出锅的朋友。


因为联盟本身是以张新杰为主,因此本文的内容大概就是,不同身份的张新杰的集合。


无cp向。新杰中心。


 


(一)


早上七点整。


放在床头的闹钟准时响起,上周刚刚保养过的小钢锤正起劲地敲个不停,声音清脆悦耳。


床上睡成一团的人伸出一只手摁掉了闹钟,掀开被子坐起来。打哈欠,伸懒腰,戴眼镜,开手机,起身烧水,洗漱,冲淡盐水,换衣服,进健身房,整个过程十五分钟之内完成,毫不拖泥带水。


四十五分钟之后张新杰从健身房出来,回到房间冲澡。然后拿着日程本去食堂,白粥包子鸡蛋小菜一样不落,二十分钟之内吃完,然后进训练室规划当天日程。


自从张新杰来到霸图之后几年如一日,每天的早上都这样度过。


张新杰正按部就班地写写画画,训练室的门被打开了。“副队,公会那边有人找,在会议室等你。”


“好,我这就过去。”张新杰放下日程本起身往会议室走。桌上的日程本摊开着,备注一栏写着一行字。


“晚七点十五航班,下午三点之前出发。”


 


(二)


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张新杰已经拿着教案进了教室。


教室里稀稀拉拉坐着几个学生,有几个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早点,看到他赶紧往桌子底下藏。张新杰假装没看见,弯腰往电脑上插U盘,找出课件打开翻到之前讲到的地方,然后找了第一排最旁边的座位歇会儿脚,打开手机处理新消息。


新闻推送,物流提醒,喝水提醒,学校的放假通知,同事群里的通知,张新杰一条条看得飞快,有用的点开看一眼,大部分的消息逐一删除。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


“听主任说你明天要去相亲这是好事啊好事诶张新杰我告诉你你要是能找到女朋友的话必须得给我介绍一个不对必须得给我们办公室每个人都介绍一个听到没听到没”。


张新杰忍俊不禁。回了句“他唬你呢”便把手机关成静音放进包里,站起身走上讲台。


上课铃响了。


 


(三)


接待第一位患者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四十五分。张新杰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零三分。


诊室外面很安静,想必是助理通知了病患已经到了自己的午休时间。伸了个懒腰起身拿出保温饭盒,张新杰吃得有点心不在焉。桌子上的病例和化验单被实习助理码得整整齐齐,病例四份,化验单三张,加上下午预约复诊的五个病人,他默默地想,预计今天要加班到七点多。


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行李里面放了换洗衣物。不然按这个时间还要回家换成便装赶去车站铁定来不及。


张新杰庆幸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吃掉最后一口米饭,起身拿着饭盒往水房走。路过助理的办公室,张新杰敲了敲门进去。


“小安,明天我不坐诊,也给你放假。你后天下午再来就行。”


 


(四)


“……放学。”


张新杰有条不紊收拾好书包,避开人流高峰走出教室。还没等走出校门就隐隐约约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张新杰!张新杰!”
是领居家的朋友。男生一个箭步跟上他,大大咧咧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


“今晚来我家打游戏怎么样?我爸妈不在家!”


“不了。”张新杰说。“我得写作业。”


“拜托,现在还是假期啊,而且是周五,明天又不上学,干嘛那么着急。”男生一脸苦相。“那明天打篮球去吗?”


“对不起啊,去不了。”连续拒绝人家的邀请,张新杰有点不好意思。“明天我约了人,要出去一趟。”


“不像你啊张新杰!约了谁呀?是上次跟你说话的那个女生?”友人一脸挪揄。


“才不是!你别瞎说。”张新杰赶紧打断他。“几个有缘的朋友而已,明天约在咖啡厅见面聊聊天。”


“有可爱的女孩子吗?”言外之意我也想去。


“没有。”想得美。


 


(五)


“我在机场了。”张新杰在群里说。


消息发出去之后果不其然收到了一大堆回复。


“明天几点落地?我去接你。”


“辛苦了,我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半的高铁。”


“我今晚能到,定好宾馆了。”


“我是北京时间明天上午十点落地。”末了张新杰又补了一句。“没有晚点的话。”


底下一片哈哈哈哈心疼。


张新杰觉得有点委屈。于是决定问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明天周五,你们都怎么请假的?”


出乎意料的是底下依旧一片哈哈哈哈心疼,只有一个回复弱弱地说“我跟妈妈商量好了明天下午去见朋友……”


张新杰正摸不着头脑,那位电竞选手一本正经回了句,“定下聚会时间那天我就去找经理请假了。那时候夏休期还没过,经理还问我是不是要请七夕的假弄错了日期。”


接着是笑够了的老师回复了句,“我明天休息,不用请假。不过我跟同事说是要去相亲。”


“老师也不怕同事问起细节来?”说话的是医生。“我自己开诊所,也不用请假。”


张新杰这才恍然大悟。国内明天是周六。


“真羡慕你们这些没有时差的人。我请假的时候boss开了好多条件……”张新杰愤愤不平。


“不说了,我去吃点东西然后准备登机了。”


“一路平安。”


“明天见。”


 


(六)


“上午好。我是张新杰。”


“幸会,我也是。”




大概意思就是,五个不同身份的人有着相同的名字,类似不同时空的张新杰们认识彼此之后决定聚会一次。五个人按照出场顺序分别是职业电竞选手、教师、医生、学生和在国外工作的时差党。


这样的设定有我本身的私心,所以严格来说也不算做是张新杰的同人文


希望联盟一直都好。


最后带一张自己画的图。就当是聚会之后的合影留念吧。



能分得清职业吗x?


水印打得很丑,非常抱歉……

@脩漓 太太文里国槐精张新杰。
很喜欢指尖冒绿芽的一幕,拙笔献丑了x
不妥删。


……越看越丑。右手被我画成长臂猿,哦不……

《离家出走》张新杰Ver.

完整版。
根据@韩十四( ・᷄д・᷅ )🎈 太太原文改编,张新杰视角。


太太你的新颜表还是一如既往可爱w谢谢授权,抱大腿w

——————————————————

张新杰话音刚落,韩文清猛地起身,拿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大门开了又关的声音比往常更加刺耳。张新杰放下手里的毛巾,肩膀无力地垮下来。
韩文清的脾气张新杰再清楚不过。三十岁的男人,认准了的事情依旧不会回头,有时执着到固执。这一点,倒是跟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变化。
张新杰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八点五十六分。
五分钟前韩文清刚刚洗过澡。
他没有吹头发。
他没有穿大衣。
他没带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
他要是不回来,就无处可去。而始作俑者,正是张新杰自己。
用了最快的速度在睡衣外面套上长裤和棉衣,张新杰把两个人的手机和韩文清的钱包塞进口袋,又从衣柜里翻出了韩文清的羽绒服,拿起钥匙便冲出了家门。

张新杰不是不生气。但他本身的性格让他不会把多余的情绪表露在外。责任感使然,他不允许自己把爱人就这样晾在外面。韩文清能回来当然最好,他若是执意外宿,张新杰只保证他在外面过得好就行了。

刚踏出家门,秋末夜晚的凉风一下子打透了他的衣服。张新杰跑了起来。他怕追不上韩文清,跑得比平时快了一倍。他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仔细辨认着每个人。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教堂尖顶,心中祈祷着韩文清不要走得太快。
他们为什么要吵架?为什么吵架来着?
张新杰记不清了。出门的时候忘记了手套,现在他的手冻得快失去知觉了。张新杰打了个寒颤。必须尽快找到韩文清。
拐过一个街角,张新杰迅速跑过,还不忘看一眼他和韩文清常去的那家咖啡店。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是希望看到韩文清坐在里面。他希望韩文清手里拿着杯热咖啡,在温暖的室内安稳地坐着。
而不是像他一样在冷风中奔跑。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贸然转弯会增加寻找的难度。张新杰在街道尽头刹住了脚步。
向左,是去火车站的路。韩文清没带钱包和证件,不会去那里;
直走,是中心商业区。那里人多喧闹,韩文清嫌人多又乱,买什么东西都是速战速决,没事不会去那里闲逛。
向右,是居民区。
白言飞住在那里。
张新杰几乎是下意识地右转。不大的街道上只有一个身影。他很幸运,这就是他要找的人。他如释重负,弯下身子手臂支撑住膝盖大口喘气。
不能让他知道,我是跑过来找他的。
张新杰喘匀了气便直起身,放轻脚步靠近眼前的人。他看到韩文清似乎有些混乱地左右望了望,随即又听见他的小声嘀咕,还抬脚踹了一下电线杆。张新杰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韩文清回过头,面带怒色,却在看到他的一刻有些愣神。
张新杰收了笑容,手伸到口袋里拿出钱包和韩文清的手机。“大衣,钱包,手机。给。”看韩文清愣着不动,张新杰往前走了几步,把东西塞进他怀里。“白言飞家在前面那个小区五栋三单元901。钱包里有身份证和现金,你想住哪住哪……”
看着韩文清不发一言的样子,张新杰忽然觉得天气冷到让他近乎僵硬。他喉咙一哽,低下头开口:“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看着韩文清头发上的冰碴还有他冻得通红的脸和发白的嘴唇,张新杰承认,他心疼了,同时也有丝丝寒意从心底冒出。
——你冻成这样也不愿意回去吗。
张新杰还在气头上。他不会低声下气地求韩文清原谅,求他回家。
如果韩文清不再把那个家当做家,怎么求他都没有用。

“你站住!”
张新杰停住脚步转过身,心里竟然松了口气。“队长还有事吗?”
“我……我手冻僵了,穿不上。”
“你过来。”张新杰面对着他开口。“我帮你穿。”
“你过来。”
两个人都是骄傲的人,不愿就此妥协。张新杰心中那一点因为争吵而产生的执拗蓦地放大。他摇了摇头。“你过来。”
然后他看到韩文清表情变了。张新杰第一次看到他抖着嘴唇,身体因寒冷瑟缩了一下。“你不过来吗?”
去他的骄傲。
张新杰本能地认输了。他无法不在意这样的韩文清。他的双脚不受控制地跑向韩文清,等他回过神,他已经在帮韩文清扣扣子,吻上他通红的脸,又伸手紧紧抱住他。
“好点了没?”张新杰心疼地看着韩文清结了冰的头发。
“嗯。”韩文清把头伸到他颈窝。
“那回家吧。”

【韩张】《离家出走》

【转载】贴在空间。警醒自己。
系转载,红心蓝手请点给太太。

韩十四(๑'ᴗ')ゞ🎈:

※诸君,评论是第一生产力。




正文:




韩文清一句话都没说,他甚至没看张新杰一眼,拽下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就摔门而出。腿一迈出家门,秋末的寒气就往他身上涌,韩文清打了个哆嗦,冷哼一声下了楼。


 


快晚上九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今天天晴,夜空里没几片云彩,也没月亮,只有几个星星孤零零的挂在上头。韩文清仰头哈了一口气,他想找北斗,没找到,天上最亮的还是夏季大三角,张新杰和他说过,那是牛郎星织女星还有什么玩意儿组成的,他记不清了。


 


“妈的。”


 


他双手插兜低头骂道,刚才他又和张新杰吵架了。是的,又,一天吵了两次架。每周六他家惯例韩文清帮张新杰洗头,张新杰帮韩文清吹头发,这是他俩消解平日摩擦的一个方式,有什么不痛快就让热水冲走热风吹散,完了睡一觉醒来还是模范夫夫。往日、往月、往年,这个法子屡试不爽,可到了今天还是出了毛病。


 


谁对谁错韩文清不想纠缠,他就是不痛快,怒气盘在心里叫嚣着要发泄,他恶狠狠地看向张新杰,张嘴想骂,动手想打,可那人一个疏淡的眼神就把他压下去了,气得他来回乱走末了只能气哼哼的离家出走。


 


他绕着小区的河边走,翻滚的河水里夹着淡淡鱼腥,他站在桥边,看层层白沫翻起落下。往东是建设大街,街对面立着一座福音教堂,十字架远远的泛着红光。他对那十字架毫无敬畏之心,在他看来,那座福音堂就是个小区广场分部。他是无神论者,不信上帝不惧鬼神,他也不怕人,一般都是别人怕他。


 


韩文清抖了抖结起冰茬的短发,洗完澡以后随便一擦他就出来了,刚出门的时候还会顺着他额头淌水,现在都快冻上了。他有点冷,可这冷盖过了他的躁动,让他舒心。他不怕冷。


 


他无所畏惧,韩文清曾经是这么认为的。他有什么好怕的呢?有困难就去闯,大山压肩他也可以抗,抗不了不过一死,大丈夫做过拼过坦坦荡荡,连死他都不怕。他也不怕输,赢不了就明年再来,张新杰来了以后他如鱼得水,背后有了他,他冲就是、拼就是,用尽全力登顶MVP踹下嘉世加冕为王,他一冠在手,更加的无所畏惧。


 


本该是这样的,他以为是这样的。现实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它说:呸,张新杰瞟你一眼你就怂了。




韩文清不服,抬手就要打,然后看见张新杰悠悠扫过来的眼神,心底不争气的一阵后怕,悻悻然地摔门走了。


 


那一瞬间他想到很多,张新杰打不过他,也骂不过他。自己真控制不住脾气的话,那人会被他打伤,他可能会蜷缩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甚至服软。可是然后呢,他说不定会被新杰怨恨,或者疏离,负面的情绪堆积起来,他们之间会出现隔阂,总有一天,新杰会离开他。哪怕他不离开,哪怕他一直待在他身边,只要想到新杰有可能不再打心眼里信任他依靠他,韩文清的心就一阵阵的绞痛。在那个未来里,他看不到自己的根,他找不到自己的归处……就像刚成年离开家的时候,他一走出霸图大门就感觉整个人都是空的,他是一副漂泊在闹市里的躯壳。那不是孤独,是不安定,是不完整。


 


张新杰填补了他,一个可以光明正大拿走他全部的人,一个可以被他光明正大占有全部的人。


 


他有了家,这是他的根。


 


张新杰是他的家,是他离开父母之后找到的属于他的家。所以他会恐惧,他怕伤害新杰,他怕新杰离开他,然后硬生生的从他身上撕扯掉好不容易粘合成功的那部分。


 


所以他不敢动手,他甚至不敢张口骂他,他只能气到小宇宙爆炸然后离家出走,说白了就是我打不了我还躲不了吗。可他脾气还在,那股不愿低头的劲儿推着他往远离家的方向走,韩文清打了个喷嚏,他擤擤鼻子,把帽子戴上,拉链拉好,缩着个脖子往前面走。他走在冷风里脑袋愈来愈昏沉,心底的怒火已然烧尽,断断续续的,他开始忘了他是多么的生气,他只觉得冷,脸被风吹得直疼。他开始怀念起家里的暖黄灯光,本来这个时间点他应该舒舒服服的坐在床上,靠在新杰怀里让他帮自己吹头发,而不是像这样,一抖头冰碴就唰唰得往下掉,化在脖颈里凉得他直打哆嗦。


 


他想,只要新杰给我发个短信我就回去。


 


可他一摸衣兜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拿手机,连钥匙都没带。浑身上下就口袋里那几十块钱,酒店都住不了。


 


“几点了?”他抬头望天,夜还是一样的黑,他看不出。


 


也许他已经出来一个小时了……这应该足以表达他的愤怒。


 


可无论怎样,自己一句话不说就摔门而出然后再敲门请人家帮忙开门…韩文清又郁闷起来了,他彻底不想回家了。


 


就让张新杰独守空房吧,我要让他知道老子没他也能活,一晚上的话。


 


韩文清左右望了望,看明白自己在哪儿以后就在脑海里迅速的过了一遍人,“白言飞家好像挺近…在哪儿来着的…妈的记不住了。”他烦躁的踹了一脚电线杆,忽然听见身后有人笑他。


 


火蹭得一下就上来了,他转头看见张新杰站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胳膊上挂着他的大衣。


 


他愣了,只见那人收了笑,又恢复了那副疏淡的眉眼,“大衣,钱包,手机,给。”


 


韩文清定在原地不动弹,张新杰就往前走了几步把手里的东西全都推给了他,低着头说,“白言飞家在前面那个小区五栋三单元901,钱包里有身份证和现金,你想住哪住哪,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你…”韩文清话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张新杰转身就走,一步都不曾停下。眼见着人就要穿过马路,韩文清终于喊出声,“你站住!”


 


“队长还有事吗?”张新杰侧头看了他一眼。


 


“我…”他觉得自己心里有两股气斗来斗去,韩文清喘着粗气,又喊了一句,“我手冻僵了,穿不上。”




他的心突突突跳了起来,他又开始害怕了,怕张新杰又冷着那该死的表情和他说:哦,那就别穿了。


 


可他没有,还好他没有。张新杰完全地转过身来,隔着约莫三十米的距离望他,“你过来,我帮你穿。”


 


韩文清攥紧了拳,“你过来。”


 


“你过来。”张新杰摇头。


 


韩文清露出了难过的神色,他在冷风里打了个寒颤,哆嗦了一下才缓缓地说道,“你不过来吗?”那语气就像个伤了心的孩子。


 


张新杰认输了,他几乎是冲过来的,走得那样的快,一转眼就到了韩文清跟前。他伸出双手捧住韩文清的脸,秀气的眉紧皱着,踮起脚吻了吻他冻得通红的面颊。张新杰帮韩文清披上了大衣,蹲着身子从下到上把扣子一粒粒的扣好,做完以后他才松口气,往前踏了一步紧紧抱住他。


 


“好点了没?”


 


韩文清把脸埋进他的颈窝,轻轻应了一声,“嗯。”


 


“那回家吧。”


 


韩文清点头,低着眼把冻着了的手送到张新杰怀里,“冷,都冻僵了。”


 


张新杰瞅着他笑了,捧起他的手放到嘴边,一边哈气一边给他做按摩,柔着声音安慰道,“好了,给你揉揉。”



【心脏友情向】《软萌可爱喻张组》

【转载】太太赛高!太太特别可爱写的文也特别可爱!一百个哈特一百个感谢!
系转载,红心蓝手请点开主页点给太太w

韩十四(๑'ᴗ')ゞ🎈:

※大写加粗的友情向


※只是两则小故事


 @睡眠不足糖分不足  小天使的点文www迟到了对不起,没能写出你要的feel抱歉orz,希望不会太让你失望⁄(⁄ ⁄•⁄ω⁄•⁄ ⁄)⁄






正文:




张新杰特别喜欢听喻文州说话。


 


喻队是广州人,说惯了粤语再跟他们讲普通话时就会习惯性放慢语速,想努力的把每个字都说清楚。他声音本来就温柔,或者按照一些女粉丝的说法,张新杰想,他声音本来就很苏,故意放慢了说着有些生疏的普通话,嗓音就变得特别软,比霸图的姑娘们还软。


 


“哎,新杰…”


 


喻文州一说话,张新杰的嘴角就止不住的翘。




刚和喻队接触的时候,张新杰经常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一次喻文州和他讲台风,说着说着突然来了一句,“我也是无赖了。”


 


张新杰楞在当场,拿过果汁有点懵逼的吸了一口,想了想还是没插嘴问他。


 


橙汁兑柠檬的清新感肆溢了整个口腔,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他俩身上,他只手托腮看着讲到尽兴处普通话越来越不标准的喻文州,心底一阵愉悦,不知觉就笑了起来。


 


喻文州注意到他的反应,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对他柔了眉眼轻轻一笑。


 


“抱歉,你看我…和你聊天太舒服了,一不小心就说个没完了。”


 


有时候同龄人志趣相同的共鸣感就像鸦片,一旦尝过就忘不了,让人上瘾。那由心而生的愉快怎么也消散不了,人一闲它就冒出来供你咂摸,末了还要你感慨上一句:那感觉真好。


 


就像多少年之后,张新杰想起喻文州的那句“无赖”还能呵呵笑出声,即使那个时候他早就明白过来无赖就是无奈的意思,只是他俩发音习惯不同罢了。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那感觉是真好。


 


 


 


 




喻文州觉得张新杰其实很好欺负。


 


大众认知是个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人,私下里相熟了就知道那都是标签。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再严肃能严肃到哪去?关键张新杰还有一个挺萌的特点,他特别容易脸红,能一边同大家和谐地开车一边脸红到耳根还控制不住的那种。


 


以前喻文州没想过要捉弄张新杰,直到有一次蓝雨主场举办全明星赛,霸图提前几天过来了,他尽地主之谊领着张新杰去吃小吃。一个挺干净宽敞的店面,张新杰起身拿辣椒的时候路过他旁边,他抬眼就看见张新杰裤腰上一道明晃晃的红。


 


本命年?喻文州摇摇头,他和新杰同年,今年怎么可能是他本命年。


 


张新杰回来了,那红还妥帖的在那扎喻文州的眼,他忍不住揶揄了一句,“新杰,看不出来你喜欢这个风格啊。”


 


张新杰不解,喻文州往他下半身瞥了一眼。


 


他终于明白过来了,低着头急忙往下拽衣角,“不是,是韩队…”


 


“哦,韩队喜欢啊。”


 


张新杰更急了,脸涨得通红,“不是!”说着就穿上外衣把拉链拽到最上面,缩着脖子藏进高领子里,压着声音说,“霸图发的…就上面一圈是红的,底下都是黑的…韩队说让穿…”


 


喻文州挑高了尾音“哦”了一声,“这样啊。”


 


张新杰怕他不信,坐直了身子跟他讲,“真的,你不信咱去卫生间,我给你看…真不是红的!”


 


喻文州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信,信。


 


张新杰狐疑的瞅他一眼,低头喝了口汤,自言自语道,“回去我送你一条。”


 


“别,”喻文州噗嗤一下笑出声,急忙冲他摆手,“可别,影响不好。”


 







昨天的鱼。王杰希。
今天的微草众也沉迷自家队长的美颜盛世无法自拔。

【轩策】解梦游戏

写梗练笔第一弹——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第一人称,吴羽策视角。

练笔产物,一气呵成,无修改,因此可能会有bug,欢迎指出。

ooc属于我,荣耀属于李轩和吴羽策。

 

第一次看见他,是我五岁的生日。

蛋糕上的生日蜡烛火光朦胧,照的那个人的身影忽明忽暗。我不记得爸爸妈妈请了这个人来我的生日聚会,他们自己似乎也忘记了有这么一个客人,只顾着招呼我的朋友们。我忽然有了一种感觉——好像除了我,别人都看不到他。

他是个很温和的人。我第一次在夜里悄悄跟他聊天时,他会示意我把门关好;他跟着我出门时,会提醒我带好口罩,免得被人怀疑在自言自语。偶尔上课犯懒了,他也会一边假装严厉的说下不为例,一边帮我看着学校的老师。

我问过他到底是谁。他总是笑着说,我是李轩。

我问,李轩是谁。他就再也不肯回答我了。

十二岁之后,我开始做奇怪的梦。

我梦见过金戈铁马,驰骋沙场;也梦见过笔墨纸砚,琴棋书画;有时也是高山流水,对酒当歌;还有军阀战乱,地覆天翻。

唯一的相同点,只有李轩这个名字,时时伴在梦境里的我的身边。

我原原本本的把这些梦境讲给他听。他只是平淡的笑了笑,对我说,你慢慢就会懂了。

梦境一直接连不断,伴随我一直到了二十四岁。其间李轩一直没有离开过我,我也非常自然的让他留在我身边,好像他本来就该在这里。

我一直在读书深造。博士毕业之后,我留在了学校里搞科研,父母见我沉迷工作,为我推荐过几位女士,我都婉言拒绝了。我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李轩陪着我,潜意识里似乎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另一部分。我无法想象有别人闯入我们的世界。

在大学里当教授的来源足够一个人的生活。我本身性格略微孤僻,厌恶人际交往,再加上身边有李轩,更不愿意去交新的朋友。就这样,之后的二十多年,就这样慢慢过去了。

五十岁那年我退休了,蹭了个名誉主席的名号,日常就是逛逛公园逛逛学校的图书馆。李轩还像当年一样年轻,无论是笑容还是声音都没有丝毫变化。

这些年来,他透露给我的信息几乎为零,全靠我自己一点一点的思考梦境的来龙去脉。对此我并不觉得枯燥无味,这些梦境对我来说就像是过了不同的一段人生。随着梦境的慢慢清晰,我也能梳理出许多的细节。当我把这些细节和我的推断讲给李轩时,他的笑容里总带着些怀念的味道,随后再把我的推断中错误的部分告诉我。我总是笑说这个解梦没什么区别,他也总是不置可否的笑笑。

五十八岁那年,学校给我找了一个护工,是我一个学生的母亲。同年,我开始嗜睡,医生说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让我平时多运动,多动脑。睡眠时间变长,梦也逐渐变的连贯,信息量也逐渐变大。我几乎是睡醒之后就与李轩讨论我的梦境,说的累了就躺下继续昏睡。

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年。六十岁的一天,我一觉睡醒,看见李轩坐在我的旁边。我坐起来,对他说:阿轩,我记起来了。

他脸上的笑意是我几十年来未曾有过的灿烂。他伸开手臂把我抱住,我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和他嘴唇温柔的触感贴在我的额头。

辛苦了,他说。这次,好好睡一觉吧。

睡着了,我们就回家。

end.

 

稍微解释一下。

李轩是保佑吴羽策的鬼,只有吴羽策能看到。

吴羽策的梦境是他和李轩的前世,他们是恋人。

李轩不能告诉吴羽策关于他的身份和梦境的事,只能在吴羽策推断的时候说是或不是。

护工的描写只是为了防止吴羽策去世之后无人发现造成一系列尴尬的事……

六十年是五个十二年。

这是一个宿命的故事。吴羽策用一生来弄清他和李轩的羁绊,当一切清楚明白了之后,方能跟李轩真正在一起。

至于为什么李轩不能像吴羽策这样投胎转世……

问这么多干嘛?一切为了梗服务。

 

我去睡了……

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
——我又来摸鱼了。
今天的份是联盟老将,韩文清,孙哲平,叶修,林敬言,魏琛。
不太满意的是韩文清,霸气不足。孙哲平在我笔下变得苏了好多(好像跟乐乐更配了些x)。刻意把叶修的眉眼画的精致了些,一直认为叶家的基因不会太差。林大大依旧是温和的好人脸。魏琛少了些猥琐多了些正经,毕竟曾经也是“神一样的少年”。
其实张佳乐也应该在老将行列的。但因为昨天已经画过了就没有加。
提到老将总是带些遗憾和伤感。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叶修、魏琛、林敬言退役,韩文清、张佳乐还能打多久?更何况是手伤未愈的孙哲平。联盟新秀辈出,固然令人看到明朗的未来,但同时也预示着,老将即将退出荣耀的赛场。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伤感过于矫情了。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冠军的珍贵,没有人比他们更渴望冠军的奖杯。即使选手生涯逐渐接近尾声,老将们也决不会退缩,为了荣耀战至最后一刻。
比赛尚未结束,老将一如既往。

『自古枪兵出美人』
【挑了全职高手里几个有代表性的枪系职业选手(画沐秋纯属私心),满足了一下自己自去年十月就有的脑洞。
——当时还想直接画账号卡……现在想想简直图样图森破。
从头到尾只有乐乐画的最顺手。肖队和小周我都快把纸擦破了,依旧画的不满意——尝试了一下新的风格的肖队,还有即使官方动画人设出来也被我直接忽略,继续坚持黑发呆毛版的人设的小周(我周美颜盛世,我周黑发才好看!)。但很可惜的是我依旧没能画出小周突破天际的帅……
把乐乐画的精神了一些。不由得想到第一赛季年轻的张佳乐意气风发的样子……
我乐真的太好看了——
沐秋和沐橙,我努力把他们的五官画的相似了些,毕竟是亲兄妹。
把沐秋画成了十八岁的样子……】
“为了冠军,我要赢!”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嗯。”
“加油,总还有机会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