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不够大脑洞放不下

这里是禾安。
文风淡漠,画风清奇。
希望能让你看得开心w
张佳乐是男神。
想成为张新杰那样的人。

全职cp杂食,唯双鬼不逆不拆。
关于新杰的cp,只要是甜的都吃。

腐|固执的原则君|对特定事物求知欲旺盛|二次元|本命多|黑执事Free是神作|《不疯魔不成活》|红蓝18|爱猫|环保是本心|不混圈。

【双花】你们为什么还不离婚?

【转载】诶呀诶呀太甜了太甜了太甜了!!

黄初:

一个小短篇,乐乐和大孙退役后相互厌弃的生活


身体上是互攻,精神上乐乐还是受一点,准确来讲是0.3乐乐&0.7大孙。


 


退役后一起生活了七年,张佳乐和孙哲平终于开始嫌弃彼此了。往日觉得很可爱的小缺点成了入不了眼的大毛病,早上起来看到对方挂着眼屎糊糊的脸,都想怼死对方——哪怕几小时之前,还经历过激烈的云雨。


张佳乐也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不惯孙哲平的,只记得很久以前孙哲平将袜子扔在客厅时,他会捡起来和自己的袜子一起洗干净,现在若再见到客厅里有脏袜子,他只会两只手指头捻起来,“啪”一声扔孙哲平后脑上。孙哲平大概也觉得他烦,沉着一张脸,捡了袜子就扔回来,力道之大,叫人躲闪不及。


昔日爱得死去活来的一对儿,终是躲不过时间的追杀,繁花零落,只剩血景——为了一只袜子,两人也能打一架,虽不至于头破血流,掐出淤痕却在所难免。


张佳乐摸了摸手臂上的指痕,恨得牙痒。方才孙哲平将他摁在地上就开始揪,他最近长胖了些,手臂和小肚子上的肉特别好捏。当然,他也没让孙哲平好过,一膝盖撞人腰上,这会儿可能已经泛出青紫的淤痕。


这么一想,也算是扯平了。


后来孙哲平自己洗了袜子,顺带往张佳乐已经晒干的袜子上泼了一捧水。


 


退役后,孙、张两口子和多数对手队友仍有联系。叶修依旧喜欢时不时逗一逗张佳乐,张佳乐嘴炮技能不见长,多撩几下就面红脖子粗,梗着说不出话。以前孙哲平护着他,叶修喷一句,孙哲平喷三句,保管他不吃亏。现在不成了,孙哲平不帮着叶修逗他都算好事,偶尔兴致来了,两嘴炮大师双管齐下,他只能气得落荒而逃。


久而久之,孙哲平尝到了撩他的甜头,一撩上瘾,上个chuang也能编出段子来。


张佳乐烦透了孙哲平,发朋友圈道:“我见孙子如傻逼,料孙子见我应如是。”孙哲平火速点了个赞,收获几十个白眼。


张新杰说:“不惜用自黑来秀恩爱,不愧是血雨腥风的繁花血景。”


张佳乐心道:秀个屁恩爱,我和孙子只zuo///ai,哪有恩爱。


还没搅在一起时,张佳乐和孙哲平对自己的定义都是攻,后来真在一起了,便顺其自然,情到浓处,谁占了上风谁攻。


年轻时相信爱,为了爱,两个1相互妥协,双双成了0.5。


现在不一样了,两人每次shang///chuang都像打仗,抽签决定谁0谁1。抽到0的拼死不配合,怎么耍赖怎么来。抽到1的绝不手软,将对方折磨到求饶才作数。


十几岁时的青涩不见了,二十多岁时的温存也没有了,偏偏还乐此不疲,夜夜笙歌。


在又一次做得只剩最后一口气时,张佳乐觉得自己很吃亏。一方面身高就不如孙哲平,另一方面肌肉也不如孙哲平。第二天他想了很久,出门办了张健身卡,每天下班后挥汗2小时,还网购了一个沙袋摆在阳台上,故意打给孙哲平看。孙哲平觉得好笑,有次看似去阳台收衣服,却在路过时突然撞在沙袋上。张佳乐反应不及,被摆过来的沙袋愣生生撂倒在地。


孙哲平大笑而去。


好在那天晚上张佳乐抽签抽到了1,便使出浑身解数,将孙哲平折磨了个够。


不过张佳乐也没得意太久,半月后健身过头拉伤了肌肉,挣扎半天还是打了孙哲平的电话。孙哲平用公主抱被将他搂入怀中,他屈辱得闭上眼,却听孙哲平笑得十分惬意。


“笑什么?”他问。


“高兴就得笑。”孙哲平说。


他怒火中烧,“我都这样了你还笑?”


“你这样了我才笑啊。”孙哲平挑着眉,“张佳乐,这个月咱就别抽签了,我负责上,你负责养伤。”


张佳乐好气。


 


孙哲平到了30岁后开始用香水,张佳乐觉得香水是女人和娘娘腔的专利,时常变着方儿吐槽他的香水味儿。


某天早上,孙哲平得赶去机场,却因为夜里折腾得太厉害而起晚。张佳乐幸灾乐祸看他忙忙乎乎收拾行李,一会儿说他拿的香水风尘味太浓,一会儿说他挑的是女香,直到他拉了箱子要出门,还喋喋不休。


“姓孙的,去哪儿接客呀?”


孙哲平忍了一早上,一见对象那贱贱的模样,顿时不想忍了。一把扯过他,哐当一声将他抵在门上,低吼道:“你给我闭嘴!”


等孙哲平都离开5分钟了,张佳乐才捂着心口想:他妈的老子刚才是被壁咚了?


孙哲平出差3天,张佳乐高兴得很,第一天下班回来就买了满购物车的食材,准备做大餐独享。退役后,他研究过一段时间菜谱,那时跟孙哲平还甜甜蜜蜜,每天变着方儿做菜。这一两年懒了,究其原因,大约是“就不想做给你吃”。如今孙哲平不在家,正是独享美食的大好时机。


第二天周末,张佳乐睡到中午才起来,开开心心洗菜炖汤,哼着歌儿忙碌了仨小时,做了整整十道佳肴。哪想刚拿起碗筷,钥匙孔就传来熟悉的响动。他一愣,脑子里竟蹦出八个大字!卧槽!我被抓jian在桌?


孙哲平一进门就闻到诱人的香味,扔了行李踱入饭厅,果然看到一桌美食。


当然,还有挡在美食前的张佳乐。


“你怎么回来了?”


“不回来你一人吃得完吗?”


张佳乐警惕地瞪着眼,“吃不完也不给你吃。”


“偏要吃。”孙哲平往前一探,利落地抓起一片蒜泥白肉放入口中,赞道:“嗯,不错。”


“你!”张佳乐知道菜是保不住了,泄气道:“洗手!”


孙哲平嘴上应着好,刚抓过蒜泥白肉的右手却突然抬起,迅速在张佳乐鼻尖上蹭出一团油。


张佳乐脸都黑了。


 


终于,张佳乐觉得和孙哲平过不下去了,在朋友圈吐吐槽又被看做秀恩爱。无奈,只得弄了个小号,跑去某情感论坛开贴——对象是个奇葩,我该怎么办?


连着好几天,他都在帖子里骂孙哲平,收获不少网友的么么哒,心情渐渐好了不少。然而在众多么么哒中,一条泼冷水的回复异常醒目:都这样了你们怎么还不离婚?


那人ID叫“张佳乐脑残粉”。


张佳乐盯着ID看了半天,一边开心还有粉丝记得自己,一边觉得这脑残粉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当晚他郑重其事地跟孙哲平说:“我们这么相处下去也没意思,离婚算了。”


孙哲平一脸无语,敲敲他的额头,“张佳乐,傻了是不是?”


“烦不烦啊!”张佳乐一把撩开手,蹙眉道:“说正经事呢!”


“是说正经事啊。”孙哲平偏着头,“还离婚呢,我俩扯过证儿吗?”


张佳乐这才猛然想起,和孙哲平在一起那么多年,竟然连一张合法证书都没有。


心里,突然有些失落……


倒不是因为连合法夫夫都不是,而是觉得吧,没结婚就不能离婚,不能离婚就出不了心中那口恶气。


孙哲平看他表情精彩,遂正儿八经地建议道:“想离婚也不是不可能,我们找个时间先去扯张证,然后再离不就行了。”


张佳乐觉得好有道理啊。


一周后,两人双双请了半个月的假,带上国内开具的各种证明飞往欧洲,打算落地就去扯证结婚,玩个十天半月再去离婚。


好聚好散,友好分手。


婚结得很顺利,从民///政///局出来时,张佳乐心情好,觉得孙哲平好像也顺眼了不少,便大方地拍着他的背,说:“这趟的费用我包了,想去哪儿玩,想吃什么尽管说,全部算我的。”


孙哲平不动声色地将两人的结婚证放进自己包里,“哦?这么好?”


“当然!”张佳乐犹自得意着,“玩得差不多了我们就来离婚,以后还是朋友!”


“离婚?”孙哲平突然扬起嘴角,单手勾住张佳乐的下巴。张佳乐觉得哪里不对,正想挣脱,便听他笑道:“你想得美。”


 


Fin




昊翔《日天日地》和双花《为战》的余本 → 

评论

热度(640)